买足球

2019-08-22 22:11:42 来源: 体彩导刊

  央广网济南2月24日消息(记者 柴安东 通讯员 崔鹏森)“收到这封信,我很激动,我终于找到牺牲的大伯了!”2月23日,一封迟到的寻找烈士家属的信件在济南市莱芜区邮政投递二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找到了主人。

  2月19日下午,济南市莱芜区邮政投递二部投递员朱玲华接到两封特殊的信件,收件人是:山东省莱芜县汶阳区米家村徐恒古烈士和山东省莱芜县汶阳区戈林庄陈芘友烈士。信封上写着两位烈士牺牲的时间和当时的年龄,寄信人还特意注明“望邮递员再辛苦一下,帮烈士找到家”。落款为“菏泽市开发区佃户屯办事处张和庄烈士陵园”。

两封没有地址的信件

两封没有地址的信件

  看到这两封信后,朱玲华感觉事情意义特殊,随即逐级向领导进行了汇报。公司领导高度重视,立即进行了安排部署,要求投递部想方设法、千方百计找到烈士的亲属,做好信件的投递工作,帮助烈士找到“家”。

  因地址不存在,按邮政业务处理规定,原本可做退回处理。但是该投递部投递员朱玲华在看到这封信后,深感这封信责任重大,立刻在朋友圈发出“帮烈士找家,我们的生活来之不易,如果您有烈士线索,请联系我”的寻求帖。随后,莱芜邮政员工、济南邮政员工、中国邮政报山东记者站陆续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这是一封需要帮助的信,我的同事一直在努力寻找,请帮助烈士回家”等求助信,希望大家共同参与进来找到烈士的家。

两封没有地址的信件

两封没有地址的信件

  “作为一名投递员不是活地图也算是GPS了,跑汶阳社区(汶阳区于上世纪50年代撤销)已有多年了,可从来没听说过这两个村名。我想这可能是建国前的地址吧,不管怎样我必须尽全力寻找。”朱玲华当时想。

  接下来的几天,在投递报刊过程中,朱玲华跑到了汶阳村委打听,汶阳村的刘瑞生热情的接待了她,还帮她分析村名并拍下了照片,说他会打听一下老一辈的人,想办法找到烈士家属。刘瑞生表示说汶阳社区没有这两个村,按姓氏的话陈芘友有可能是陈盘龙村的。于是离开汶阳村,朱玲华又找陈盘龙书记陈笃业打听,陈书记也记下了烈士的名字说一查到就立马通知。另外,朱玲华还到处打听在大街上闲聊的老大爷,可他们都不知道有这样的村名,也不知道有人在外牺牲的事。

  奔波多日,线索一点也没有,朱玲华心焦如焚。考虑到菏泽那边会着着急,期间她联系了菏泽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告知邮件的投递情况,并表态一定尽力查找到。“寄件方的心情跟我一样,希望能尽快找到烈士家属。一天找不到我就一天不安,愧对烈士。”朱玲华说。

两封没有地址的信件

  一晃几天过去了,按规定信件在规定的频次内无法妥投,应做退回处理,可朱玲华还是不甘心,22日下午,又把烈士寻家信息发到了微信朋友圈和群里。没想到,群里很快传来信息。有人回应说找到了其中一个烈士的家属,当时她高兴极了,紧接着联系了家住后宋村的徐恒古烈士后人、他的亲侄子徐希来。徐希来表示,这是他的大爷,一点疑问也没有,但是村名和人名都有误。“他告诉我,米家村和徐恒古可能是当年写的字迹太潦草引起的笔误。后宋村原先叫宋家村,后来改为后宋村。宋和米差不多,应该是抄错了。而且,前辈叫徐恒吉,不是徐恒古,两个字有差别,应同属此类情况。他还告诉我,他家有烈士证。”朱玲华说。

  虽是这样说,朱玲华还是不放心:“这不是小事,万一弄错就不好了。为此,我又联系了菏泽那边再三核实、确认,确定徐恒古和徐恒吉为同一人。”23日下午,朱玲华将信件交到了徐恒吉后人徐希来手中。徐希来拿着信高兴地说:“大爷牺牲后,我爷爷专门去菏泽找过大爷的遗体,但是因为烈士太多并没有找到。这些年,也一直没有消息,十分感谢热心的邮递员给我们带来的信,我会和烈士陵园联系,对接相关事宜。”

两封没有地址的信件

  截至记者发稿时,另一封寄给“陈芘友烈士”的信,还没有找到烈士的家属,朱玲华说:“我们为烈士寻找家属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同时也希望能得到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忙!”

(T责任编辑:林彦银) {td_xwnr1}
责编:体彩导刊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